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荣誉资质
两会观察:今年流行切蛋糕
发布时间:2019-11-06        

  [提要] 两会还没开始,各方代表团已经陆续抵京,而今年继重庆代表团在飞机上切蛋糕之后,广东代表团也选择在飞机上切蛋糕,来预祝“两会”圆满成功。

  说起蛋糕,可以让我们想到之前做蛋糕和分蛋糕的议论,当然,这里所说的“做蛋糕”,是指生产的发展、财富的增加;“分蛋糕”,则是指社会财富的分配、民生状况的改善。那么到底哪个对于老百姓来说更重要呢?

  总理曾经在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开列了令人欣慰的民生清单,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是其中之一。对此,他把社会财富形象地比喻为“蛋糕”,并称要通过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把“蛋糕”分好。在网民调查中,“收入分配”问题成为两会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。收入分配为何成为老百姓最关心的话题?这与当下中国的现实情况是紧密相关的。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中国居民收入大幅增长,但分配失衡的问题也日益凸显。[详细]

  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是一种完全可以理解的社会心态。分好蛋糕,对于启动和提振内需,也很有意义。扩大消费的前提,是消费者口袋里要有钱。分好蛋糕,老百姓兜里有了钱,才敢放心消费、大胆消费…[详细]

  7月中旬,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一次讲话,使得网络舆论骤然升温。汪洋说:“要做大蛋糕我们仍然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就是说分蛋糕不是重点工作,小学生要写小论文 家长愁到脑仁疼但别过度参与!做蛋糕是重点,这点是有针对性的。”[详细]

  1992年曾说:“最终达到共同富裕。”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共同富裕的课题也已到了该破解的时候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“蛋糕论”,无疑给社会特别是低收入群体带来了希望。

  重庆相当于一个中等农业省,经济起步晚。重庆2009年户籍人口数就达到了3276万人,但是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重庆常住人口只有2885万人(比 2000年的3090万人还少),说明重庆有400万左右青壮年人口在东部发达地区打工。由于年轻人口外流,重庆常住人口中65岁及以上老人占11.56%,高于全国平均的8.87%。如果像东南沿海那样先做好蛋糕再分,那么谁会留下来等30年再分蛋糕?[详细]

  广东情况刚好相反,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,经济起步早,吸引了全国的年轻劳动力,现在仍然是流动人口第一大省,流动人口占据全国的1/3。 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广东常住人口为10430万人,同2000年人口普查的8642万人相比,十年增长20.69%(全国只增长5.84%,四川等西部地区人口负增长)。广东利用了全国的廉价劳动力做好了蛋糕。广东如果是封闭系统,早就应该分蛋糕了;但由于是开放系统,全国三分之一的流动人口在等着分广东的蛋糕,必然遭到本省受益者(包括掌握政治和舆论资源的精英)反对。因此广东的蛋糕还真不好分。[详细]

  从人口学角度看,重庆分蛋糕和广东做蛋糕并不是非黑即白,而是全国一盘棋,既发展内需经济,又拓展了国际市场,有利于全国人口的合理分布、经济的持续发展和社会的稳定。发展不一定只有一种方式,我们作为百姓不能因为一种方式而大骂另一种方式,其实只要能给百姓“把蛋糕”做好做的香喷喷的就行。[详细]

  博主罗传银认为,分配好财富“蛋糕”体现在三个环节上:一是以工资收入为主要来源的初次分配,简欧风格装修怎么选择瓷砖,二是财政税收、社会保障、义务教育等社会福利性的再次分配,三是以慈善、捐赠为主的社会公益性分配。

  “做大蛋糕”一直是各级政府的口号,把“蛋糕做大”是切分蛋糕的前提和基础。要切分社会财富这块“蛋糕”,必须把“蛋糕做大”,这样才能使参与分配的人分得更大一块。如果“蛋糕”做得小,即便分得再公平、再合理,每个人只能分到很小一块,根本无法吃饱,这种分配再公平合理也失去了应有的意义。[详细]

  中国2008年人均国民收入是2940美元,中等收入国家是3260美元,其中中上等收入国家达到7878美元,高收入国家达到39345美元。【数据来源:中国统计信息网:国际数据】按汇率计算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计算,中国人做的蛋糕还真小得可怜,这一看差距还真不小,只达到世界平均的三分之一,接近中等收入国家水平,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远了。蛋糕虽大无奈人多,还得先做大蛋糕。

  社会财富不是某某领导创造的,而是全体国民的共同努力,是既然在某个岗位履职,就有加薪的盼头。就要能够分到蛋糕。尽管不大,可是还是要分,所以很多普通的百姓更期待自己能公平的得到应得的东西。曾说:如果说做大社会财富这个“蛋糕”是政府的责任,那么,分好社会财富这个“蛋糕”就是政府的良知。[详细]

  现在的企业的退休职工已经连续六年增长了工资,但是也有一些单位收入上交来年上升,但是职工确实好多年没有调资,而且一些职称在评定之后,确实多年没有动过,已经过了过去的那种老是二级工、三级工的同样效果,而且一些新闻单位的人进入这个行道已经近二十年,确实依旧是拿着助理级别的薪水,而有的已经是高级职称多年,却依旧是终极职称的薪水…[详细]

  《正义论》中一则故事的内容,求:车载经典DJ音乐要劲爆的那种。有知道的朋友麻烦说下谢谢!。说的是如何将一块蛋糕切成均等的两半,有人主张请精于切糕技术且又德高望重的人操刀,还有人主张持刀切糕者后分蛋糕。主张请切糕技术精湛且德高望重的人切糕分糕者他们信赖切糕者,以为切糕者德艺双馨,不会藏私。后一类人则对切糕者不信赖,所以,设置规则限制切糕者的权力,叫切糕者后分蛋糕。

  后者更公平:前者把切分蛋糕的权力全然托付于一人,是基于对切糕者良心的期许和信赖;后者则假定切糕者的人性是恶的,须将其切糕的权力与分糕的权利分隔开来,以分糕权利的受限制约其切糕的权力,这样,切糕者倘若私心作祟或者切糕技艺不精,那么蛋糕就会切得不均等,按照规则,他分得的蛋糕必然是小的那一块。因此,为了自己分得的蛋糕足够大,他必须勤炼切糕技术并极力将蛋糕切割均匀。

  这则分割蛋糕的故事教我们懂得权力必须得到制约,才能保证公平和正义。公平和正义就像分割均等的蛋糕,只有相对性,没有绝对性;只有设置正当的程序,才能最大限度地获得。如果程序不正当,那么公平和正义便不可得;掌控不受约束的权力者必然用尽自己手中的权力以获取最大的利益,破坏公平和正义。

  曾经说过:不管黑猫白猫,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。这句话,用在现在的经济发展模式上也还是有一定的道理。就像是切蛋糕和做蛋糕,不管哪种,其实都只是发展模式而已,没有谁好谁不好,只有适合不适合,如果借着发展模式不同搞意识形态争论那就变得没意思了。

  有网友在网上说:别管蛋糕做多大,百姓都是分不到的。话虽然极端,但是也反映除了很多百姓的担忧。很多小老百姓对大政方针或许没有兴趣,相比于那种经济发展模式更适合自己的城市,其实老百姓心里觉得自己能分到蛋糕吃就行。